笔指向自己的眉心,抬手欲隔时却又换上

分享到:

讪然道,“嘿嘿,泼墨王名头太大,我们这样严阵以待才是最看得起他。”

杜四笑道,“既然是误会,便请各位回复令师,我们之所以放出天女散花,乃是因为那时刚刚见了机关王与牢狱王,至于其中细节一问便知,各位这便请吧!”

容笑风也知道对方实力决不在已方之下,泼墨王虽是谦恭有礼名传江湖,但此时出现在这里只怕也是来者不善,加上将军的人马随时可能杀来,先回山庄凭险而立才是目前当务之急,当下也是摆出送客的样子。

夕阳红的红衣在晨风下飘扬,“本来我们这样与师尊复命也无不可,只是绿师弟伤在前辈手下,我身为六色春秋的大弟子,不好向师尊交待。”

容笑风沉声道,“你要如何?”

夕阳红淡然一笑,“师尊马上就到,在下不才,只想留诸位一柱香的时间,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夕阳红身为六色春秋的大弟子,虽是轻言细语毫不张扬,却也是在不知不觉中流露出自信与霸气。

杨霜儿道,“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再说你那个绿衣师弟也没受什么伤,何苦如此咄咄逼人?”

夕阳红深施一礼,“姑娘有所不知,六色春秋出道以来从未折过师尊的威风,若是就这般让诸位走了,我这大弟子实是面上无光。”

物由心大怒,“你们师父既然不在,你就有把握留住我们?来来来,你先接我一掌,若是我不能让你退开十步以上,便算我输了。”

夕阳红也不动怒,“六色春秋同门数年,自有默契,前辈虽是武功高明,单打独斗我们无人能敌,但六人合力,想来一柱香的时间我们还撑得住。”

几人全变了脸色。夕阳红说话虽仍是和颜悦色,但语气中流露出的意思却是截然相反。这六个人想必是有一种联合的阵法,所以才这般有恃无恐,一付吃定了对方的样子。

容笑风乃豪侠决断之人,虽然明知在此与将军为敌之际,惹上八方名动绝非明智,但既然已是骑虎难下之局,目前的情况势必不能善了,不若速战速决,否则再让这个口才极好风度又佳的夕阳红死缠硬磨下去,只怕将军的人都要追到了。

当下容笑风默运玄功,一步步朝前踏去,嘴上犹是哈哈大笑,“泼墨王的弟子果然是与众不同,不过我赌你肯定撑不了一柱香的时间。”

物由心见有热闹反而更是开心,跃到容笑风身边,并肩向六色春秋走去。白发迎风飘摇,更增威势。

杜四对敌经验何其丰富,不做冒进,以防敌人有机可趁,刹那间身形稳立如山,站在许漠洋与杨霜儿身前。眼睛却瞬也不瞬地盯着六人,抚掌大笑道,“若真是要赌这一注,我只好把棺材本都压在庄主和物老身上了。”

夕阳红眼见容笑风与物由心一步步走近,却是丝毫不惧,稍退半步,让开对方挟面而来的气势,手腕轻抖,亮出一把三尺长短的大画笔,口中兀自笑道,“师尊教我等莫沾赌术,是以容庄主这一赌在下只好婉拒了。”

“当”得一声,物由心先磕开大漠黄的画刷式的兵器,又与淡蓝紫的一面画板式的武器互攻了半招,眼前一花,花浅粉衣袂飘来,一把小画了清涟白的一枚印章……

物由心知道对方结阵而来,当下身体绕着容笑风急转数风说打就打,事发仓促,根本就不给六色春秋结阵的时间,心中明明知道只要自己接下容笑风一招,对方稍有停滞己方阵法便会全然发动,将对方困在阵中;偏偏却眼见容笑风脚步渐近,频率渐渐增大而趋至平衡,显是已集了十成十的功力,这一击必是石破天惊的一击,心底突然便再没有了半点自信。

而夕阳红知道此时自己若是退开,阵法一乱,几个师弟便全然无还手之力,对方既然不容自己再结阵型,只怕就要下杀手,心中犹豫难决,终于一狠心咬牙运功挺笔向容笑风迎去……

而这边物由心在一个照面的功夫便连接了其余五人的几记强攻,一口内息终于再也接不上来。若是夕阳红能接下容笑风这一掌,只怕立即便会陷身阵中,纵然不死也会负下不轻的伤……

杜四眼力最为高明,却也没料到容笑风与物由心的武功全走险招,对方的奇门兵刃亦是超常规的打法,以险博险,眼见这种情形胜负全在一招之间,稍有不慎就会非死即伤,已方毕竟与八方名动以前并无过节,眼下发展到这一步真是始料不及,不由脸色大变。

许漠洋才从冬归城明将军的屠城战中杀出来,在那种群战里全是这种以命换命的凶险之局,有悟于心更是看得心惊肉跳……

就连杨霜儿也忍不住玉拳紧握,粉足轻跺,恨不得自己加入战团……

成败就在此一举!

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奇变忽生。

“停手!”一道柔和好听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朵里,入耳平稳却让在场的人都是心底一震,手上的招数不由都是一窒!

一道黑影电射而至,强行冲入战团,一把提起夕阳红掠开,容笑风这蓄满力道的一掌竟然全然扫在空处,那种满以为击实却蓦然发错了力的感觉几乎让他吐出血来。当下掌势不变,左右分摆,挡下了六色春秋对物由心的几记攻击,拉着物由心退出战团。

那道黑影提着夕阳红浑若无物般掠上一颗大树上,随着树枝的起伏在空中有节奏的晃动着,“容庄主好雄厚的掌力,这一记要是接实了岂不是要了我爱徒的命!”

来人当然就是——

八方名动中排名第二号称一流画技二流风度三流武功的——

泼墨王!

他的武功当然不是三流,而且是绝对的第一流!

此刻就连物由心也收起了一向笑嘻嘻的样子,一脸凝重,“泼墨王好雄浑的内力,这一记佛门狮子吼差点把我吼得走火入魔!”

泼墨王美景从树上一跃而下,拱手为礼,“老人家见笑了,为救徒儿的小命,逼不得已连看家法宝也使出来了。”

杜四沉声道,“泼墨王不在京师来此荒漠中有何贵干?”适才的情景他身为旁观者,最是看得清楚,泼墨王先是用佛门狮子吼让各人的身形一缓,再于间不容缓中依靠绝妙的身法从战团中强行插入,一把抓走夕阳红,容笑风的掌缘几乎已扫在他身上,却给他轻晃几下卸开九分劲力,最后借着容笑风的一分掌力从战团中脱身……

且不说泼墨王能在那种情况下卸开容笑风的全力一击,而是夕阳红拼死的一击竟然也给他在刹那间化为无形,且没有反震伤夕阳红,从容化解,这份功力着实令人吃惊,便是身怀英雄冢绝技的物由心数十年的功力也未必能做到,以杜四几十年的经历而论,泼墨王绝对是他见过武功最高明的人之一!

如果这才是三流的武功,那什么才是第一流???

八方名动果真是名不虚传!

泼墨王抚须长笑,“我本在长白山与北雪雪纷飞交接一些事情,最近才来塞外,却于昨晚发现了天女散花,是以让几位小徒先行一步看个圈,见招化招,将对方袭来的各种奇异兵器统统挡开;而容笑风则是将功力运至颠峰,目标直指六色春秋的大弟子夕阳红。

容笑风与物由心均是见识高明的人,虽然今天尚是第一次见面,却已配合的妙若天成。他们都看得出六色春秋的大阵中最重要的便是夕阳红,是以由物由心出手破开其余几人的袭击,而容笑风则是全力一拼夕阳红,只要伤了此人,其阵自破,而杜四在旁虎视,只要对方的阵势一有破绽便会伺机出手,这也是这三人久经战阵,所以才在几个眼神间已有了如此的默契。 

许漠洋在旁观战,只见那六色春秋的武器全是奇门兵刃,画笔、画刷、画板、印章等,那大漠黄所用的暗器竟然其黑如墨,就像是一块块硬化的墨汁,奇功绝艺层出不穷,加上对方五颜六色的衣服在不停闪动,几乎连眼睛也看花了,也不知道身在局中的物由心是何滋味。

夕阳红执笔在手,眼见容笑风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几个师弟的出手全被物由心以重手法破去,心下大凛。

他没有料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 » 笔指向自己的眉心,抬手欲隔时却又换上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