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刃擎天呼叫,令人闻之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

分享到:

是笑望山庄的寨栏,俱以精铁所制,要知塞外资源贫乏,一时竟有这许多的精铁已是让人咋舌不已,更何况塞门两边林立着数十个箭塔,以供了望拒敌之用,劲驽、强弓、抛石机和巨形滚木等蓄势以待。加上诸神峰山壁陡斜,仰面望去就似要倾颓而下,山石上更有斧劈刀削般巧夺天工的狰狞怪兽的形象,令人不由生出永远无法攻入这座坚固得几乎不可思议的营寨的感觉。

笑望山庄果然不愧是塞外拥兵自守的一座坚垒。几经大战,众人来到笑望山庄后都有长舒一口气的感觉。

一个高大壮实的异族大汉接引众人入寨,容笑风介绍道,“这是我笑望山庄的副庄主酷吉,平日沉默少语,但一手狂风棍法在庄中不做二人想。”

酷吉也不答话,只是谦逊一笑,拱手为礼,当前引路。

林青见他龙行虎步,宽肩厚膊,下盘极为沉稳,赞了一声“好“!

但见笑望山庄中尽是精壮的异族男子,少见妇孺,各各枕戈待旦,蓄势欲发,见到容笑风均是微一点头,然后便忙碌于修筑工事维修兵器等,显得山庄中治军甚严。

容笑风满意地点点头,肃容道,“我塞外各族无不痛恨明将军残暴用兵,庄中各人的家眷亲友都早已转移到安全地点,以防不测,留下来的都是决意死战之人,同仇敌忾下三军用命,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杜四长叹,“若我是将军,最好的方法就是不来攻打笑望山庄。”

林青微微一笑,“明将军也是将帅之材,所辖士兵虽是良莠不齐,但也是赏罚分明,三军用命,这才有了威震塞外的威势,杜大哥且莫轻敌了。”眼望许漠洋,“许兄曾身为冬归城守,对此自然感触甚多。”

许漠洋想到那些战死于冬归城的战友,黯然点点头,“明将军在塞外连战连胜,士兵亦都服膺于他强悍而不依成法的用兵,冬归之败非我方不能力拒敌兵,实也是因为对方太强大了。”

林青正色道,“人的思想和判断总是会被周围的流言传闻所扰。不知内情的人们只知明将军穷兵黩武,转战千里,四处征掠,必以为是以残暴的手段驱兵塞外,无所不用其极;却忘了明将军其实亦是百年难遇的军事天才,帐下之士都是久经战阵号令极严的精兵猛将,且都对明将军敬若天人,所以才有了这一路北征的战无不克。”

杨霜儿奇道,“听林叔叔这么一说,似乎我们未必能守住笑望山庄。”

林青道,“二军对战,讲究甚多。兵力、战略、粮草、士气均是关键,而且战场上千变万化,往往有着许多不可预知的变数,随机应变是一个优秀将帅最应具备的素质,这一战我们不需败敌于前,只需坚守数日,成败尚在未知。我只是提醒容庄主绝不能轻敌,若是以为将军之兵必是军心涣散,久攻不下便会气馁,那便是错了!”

容笑风叹道,“这一战想必是极为艰苦的一战。”

许漠洋眼视远山,神色坚决,“冬归城以一城之力抗将军之兵二载有余,我身为冬归城守,虽是败军之将,但对将军的用兵及攻守战略颇有心得,这便请命庄主让我可率兵拒敌。”

容笑风大笑,“许小兄力抗明将军十倍之兵于冬归城外二年有余,早已是声震塞外,现在你就是我笑望山庄的军师了。”

许漠洋深深一躬,“庄主也不必如此,将军与我对峙良久,对我的战法也很熟悉,不若就让庄主定计,我则从中稍尽绵力。”

杜四亦道,“许小兄言之有理,兵无成法,以对方不熟悉的人定计守庄,我们定会让将军在笑望山庄吃个大亏。”

容笑风问道,“暗器王身为八方名动之人,与将军可有什么交情吗?”

林青淡然一笑,“数面之缘而已。林青虽是心高气傲之人,又是久闻将军的恶名,却也不得不佩服明将军的武功胆识与雄才大略。况且在武道的追求上,将军实是我的一个渴望已久的目标,有敌若此,纵是血溅沙场马革裹尸,亦是不枉此生了。”

众人听他不卑不亢,坦承自己非将军之敌,却也是毫不畏缩,均是忍不住鼓掌以壮其声威。

容笑风提声长啸,“庄中各儿郎听了,明将军人马不日即到,我们必要守牢山庄,让将军知道我塞外有的是铮铮铁骨的血性男儿!”

庄中各人听庄主如此说,俱都举起与将军对战于前。哪有这么大本事,这都是巧拙大师的设计。”

林青一路上听了许漠洋的解释,对这几天发生的事件早已了然于心,凝神想想,沉吟道,“此庄规模极大,若全是凭空建立所费必巨……”

容笑风赞许地点点头,“此庄半是天然半是人工所造,我本是高昌大族,有幸结识了巧拙大师,后来高昌城破,流落塞外,经巧拙大师的指点方才建成了笑望山庄。庄中人也大都为高昌国人,对将军都是有着刻骨的仇恨。”

高昌为中土西北面一个古国,数年前明将军引兵破了高昌城,高昌国主被迫迁都,名门贵族亦大多远走他乡。容笑风既是高昌大族,必是与明将军有一段血泪深仇,难怪他对毒来无恙等人决不稍假辞色,一意与将军对抗到底。

杜四奇道,“我与巧拙相识几近三十年了,六年前见了一面,他却为何没有告诉我容庄主与他也是素识。害得我还夜探笑望山庄,一意要见识山庄引兵阁的定世宝鼎,与庄主真是不打不相识了。”

容笑风哈哈大笑,“巧拙此举自有深意。今日大家且先休息,过几日我们便去庄后的引兵阁,现在想起当初的情形,巧拙大师似是一见引兵阁,就定下了以偷天弓破明将军流转神功的计划……”

众人一听那肯依他,均都忍不住好奇心,杨霜儿更是出口恳求现在便要去引兵阁。

容笑风正色道,“非是我要藏私卖关子,而是引兵阁与时日节气有莫大的关系,平日阁地中满是瘴气,人畜难近。只有月挂中天时瘴气方始散去,是以巧拙才有要以明净的上弦月色为模铸偷天弓之说。”

几个人都是心神震动,只觉得一切好象都蕴含着一种神秘感,难以言说。

许漠洋得到巧拙大师的慧眼真视,更是隐有所觉,知道偷天弓暗含天机,要铸就此神物便绝不可稍有勉强……

容笑风又道,“我看这几日只恐都有雨,瘴气难散。大家不妨先去休息,一会再尝尝我笑望山庄的山野风味。”

当下各人回房养精蓄锐,以待随时可到的将军大兵,容笑风又吩咐庄丁去采集渡劫谷中锁禹寒香的液汁,以备炼制偷天弓。又派出快马暗哨,侦察明将军大兵的动向。

塞外天气反常难辩,一连数日皆是倾盆大雨。

众人只得在庄中视察备战,交流武功等,物由心更是对山庄的建筑赞不绝口。

许漠洋几次都想提出去引兵阁看看,却又隐隐觉得会破坏巧拙的神算天机,那种微妙的感觉难以言述。好在林青对他似乎特别关照,常常与他研究武功心得,倒也不觉得闷气。

明将军的大军亦再无踪迹,众人都知道用兵在于奇,说不定什么时候明将军的大军就会突然兵临笑望山庄,都是不敢松懈,就连一身贪玩的杨霜儿亦是加紧练功,似乎整个笑望山庄便只有物由心这个老顽童每日东望西看找人下棋聊天,自得其乐中。

四月初一。晴。

一支火箭从渡劫谷口朝天射出,明将军的大兵终于到了!

容笑风带诸人上到高台处往下了望,但见整个渡劫谷中密密麻麻全是官兵,由于地势关系,宛若一条长蛇,足有二千余人。

看得出明将军的大兵并不急于进攻,缓缓而行,生怕中伏,显示了平日的训练有素。当先黄色帅旗上是一个大大的“赵”字,

容笑风冷然道,“明将军也太小看我了,只派副将赵行远带二千人来攻,我定让他知道我笑望山庄决不是好惹的。”

林青笑道,“笑望山庄一向并不张扬,加上塞外还有好几股牵扯将军的势力,他能派出二千人马和一向擅于攻坚的赵行远来,已是很看得起庄主

林青一掌拍到栏杆上,意态豪迈,“林青能与诸位共抗强敌,实乃生平一大快事。” 

许漠洋见物由心神不守舍地目光逡巡于笑望山庄中,拍拍他的肩膀,“物老怎么说?”

物由心一惊清醒过来,“容庄主果然是人中龙凤,山庄的建筑上几已是无懈可击。”

众人这才知道物由心注意的竟然是笑望山庄的机关建筑,知他虽是白发飘然,却实是毫无机心,烂漫天真,大兵压境下尚有心思研究他的机关土木学,都是哈哈大笑。

物由心继续道,“庄中布局隐含机杼,立基匀称、墙垣坚固、园林疏朗、楼阁间隔空隙无不是隐合天机,气象肃穆却又暗含法度,观之各厅、堂、楼、台浑成一个密不可分的整体,不知可是庄主自己设计的吗?”

众人那想到物由心从这庄园中看出这许多的道理,连忙细心察看。

容笑风谦然一

容笑风哈哈大笑,“杨姑娘既是叫泼墨王大哥,又唤我容大叔,看来我真是长得太老了,待击退将军后便将这一脸胡须统统剃个精光!”

在众人放声豪笑中,他们终于踏入了此处与明将军对抗的最后防线——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 » 兵刃擎天呼叫,令人闻之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