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叫崔元,是明将军帐下一员虎将,为人心狠

分享到:

未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又是兴奋又是紧张,不停给庄丁们打气。

许漠洋经过冬归之战,反而是气定神闲,“庄主在庄后可派有探子,若是给将军的人马从后山绕来,腹背夹攻可是不妙。”

容笑风笑道,“其实我早开了一条地道从地底直通山外,偷天弓一旦炼成我们便撤兵,让将军的大兵扑个空。”

物由心咋舌道,“从这里开出条地道至隔云山脉外围可不是闹着玩的……”

容笑风道,“此地道由巧拙大师亲自设计,穿过了隔云山脉的地泉暗流,是以省了许多人力,但即是如此也历时三年多方成。我怕影响军心一直对此秘而不宣,加上凿通地道时亦在极秘密的情况下,所派人手都是我的随身心腹,便是庄中的大部份人也不知道。”

杨霜儿拍手笑道,“既然有退路,我们正好可放手与明将军大干一场了。”

许漠洋却是深悉明将军大军的厉害,笑望山庄虽是凭借天险,或能阻将军一时,但绝不能久持,只是眼见杨霜儿兴高采烈的样子,不忍出言扫其兴。

杜四思索道,“隔云山脉绵延数百里,山岭难越,若是将军的大兵从后袭来肯定不是短期内可以做到的,倒是武林高手有可能越过隔云山脉的峰岭,从后山突然向我等发难,使我腹背受敌,不可不防。”

号角突响,五百人在一黄衫将领的率领下向笑望山攻来,一时空中矢石乱飞。庄丁们藏于箭楼中躲避,几人都是艺高胆大,对满天毫无准头的弓箭视若无物。

林青道,“这只是小规模的试探诈攻,不让我们趁其立寨未稳而出兵突袭,看来是要与我们来一场持久战了。”

容笑风大笑,“我山庄早储备了几年的粮草,将军若是能耗下去,我自当乐得奉陪。”

许漠洋摇摇头,“我深知明将军的用兵,志在一战立威,绝不可能与我们打持久战。只怕要不停的进攻,借着优势的兵力轮番上阵,让我们不得休息。庄主可下令将庄兵分为二批,日夜换岗,以笑望山庄的天险,便是一百人也足可以守得许久了。”

由于地处山地,明将军驰骋塞外的闪电骑兵无法攻来,待得那五百人气喘吁吁地接近笑望山庄庄口时,已是强弩之未,山庄的弓箭齐发,登时留下了几十具尸体。

那黄衫将领极为骁勇,手执一把大刀,也不穿甲胄,以大刀拨开弓箭,带着几个亲兵冲到最前,已然杀到庄门,眼见就要短兵相接……

许漠洋眼望那个黄衫将,“此人手辣,伤我冬归城不少竟然还当众向天下第一高手明将军宣战! 

崔元仰面看去,林青的眼光如电般从他面门上扫过,整个人好似如浸冰水般觉出一阵寒凉。

“嗖”得一声,崔元只听到弓弦一响,那从高往下射来的一箭竟已到了头顶,来势疾快,就连皮肤好象都可以感觉到这一箭的锐烈,急忙提刀相格。

刀箭堪堪相交,崔元像是不听使唤般全身一震,大刀竟然被小小一支弩箭远远荡开。崔元连一声惊呼都不及发出来,那箭已是贯顶直入,从头顶的百会大穴上直插下来,透过全身,从下阴钻出,血雨爆起……

崔元尸身兀自不倒,竟是被这一箭活生生地钉在了地上。

这一支箭惊人的不是无懈可击的准头与迅疾,而是那箭中蕴含的真劲与一往无前的气势,已然震憾了全场!

“铛啷”一声,崔元那把刀此时方才落在地上。

笑望山庄此时方才发出直冲云霄的惊叹与欢呼声。

明将军大兵的第一波进攻就此瓦解,冰消云散!

三天了,许漠洋几乎没有合眼,不出他的所料,将军的部队不停的进攻,存心不让笑望山庄有喘息之机。

敌兵数次攻至庄门,都被守在门口的容笑风与物由心所杀;许漠洋熟知兵法,又是重伤初愈,便负责全军的调拨与后勤补给;林青则是高踞于山庄的最高处,以他那无所不至的弓箭招呼敌人……

战况惨烈无比,庄门口留下了无数士兵与庄丁的尸体,就连一向养尊处优的杨霜儿也不得不时时投身战阵,与敌军做殊死博杀。

而杜四却是独自留在庄中一间小房内,一心参详巧拙的那副绘有偷天弓的帛画,制造模板、胶合弓弦等。

他们不但要与明将军的大兵做实力与意志的拼斗,也在比拼时间。

敌方的辎重陆续送来,幸好攻城车之类大型工具无法通过渡劫谷运到,不然只怕笑望山庄早已支持不住。

虽是如此,但敌兵已越集越多,想来明将军知道笑望山庄久攻不下,不断派来生力军支援。

几天血战下来,各人都负有不同程度的伤,山庄的副庄主酷吉更是右股受了重伤,无力再战。

第四天,敌军攻势忽然缓了下来,几人登高看去,但见几百名士兵在庄门对面十数丈外的一块略为开阔的空地上忙碌不停,搬运石块木材,似在修建高台塔楼。方园近半里的树木统被锯断,一片荒凉。

容笑风脸色一变,“敌人要在对面建立高高的石台,看来二日内可望完成,界时山庄便全处在对方的强弓硬弩的射程之下了。”

杨霜儿道,“我们率一队庄丁突然杀出去,将那高台给它拆了,让他们白忙一场,岂不是好。”

物由心亦是跃跃欲试,“敌人未必能料到我们敢出庄攻击,此计应该可行。”

许漠洋寻思良久,仍是拿不定主意,“若是任凭高台建成,无异坐以待毙。但山庄地处险峻,易守难攻,这几日庄前树木亦被断去,但如是冒然涉险出击,全无遮掩下,只怕损失惨重。何况明将军手下均无弱将,敌人定是早备有伏兵。敌众我寡之下,此恐非良策。”

容笑风黯然点点头,“笑望山庄军力有限,仅能依靠着天险守御,若是出庄与几千大军正面激战,自是以卵击石,绝无幸理。”

林青眼中精光一闪,“此台底基极牢,坚强稳固,更是靠着山势,半借人力半凭天然而成。只看此石台的建筑方式,便可知道是机关王的杰作。”

诸人心头沉重。战士,庄主请让我去迎战。”

容笑风尚未答话,林青轻轻一摆手,淡然道,“请庄主借我弓箭一用。”

早有庄兵递上一把强弓,林青执弓在手,搭箭在弦,前手如拒,后手如撕,也不见他如何发力,那弓早撑得饱涨。

林青大喝一声,“崔元,接我一箭!”但听得他吐气开声,直震山谷,双方士兵一时都愣了一下。

崔元愕然眼望过来,只看到林青俊伟的面容泛起一丝杀气,锁定了自己。

林青冷然一笑,也不见他如何运气,声音却像有若实质般直贯每个人的耳中,“告诉明将军,这便是暗器王给他下得第一道战书!”

暗器王!

听到这个名字,几千人像全是静下来了,八方名动不显江湖,但暗器王林青之名却是无人不知,何曾想就出现在这塞外的笑望山庄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 » 名叫崔元,是明将军帐下一员虎将,为人心狠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