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他跟灵剑派那三名正值壮年的外罡境交手他可

分享到:
 
    青龙会的杀手!
 
    江湖人有很多忌讳,比如平常带着刀兵,但祭祖的时候不能带刀兵凶器,否则不吉利等等。
 
    不过再不吉利,还能有在金盆洗手仪式上碰到青龙会的杀手不吉利吗?
 
    在场的众人都看向姚南谦,他们其实也是不解的很,姚老爷子在秋岭郡乃至于整个燕东武林的名声都是十分不错的,要不然今天举办金盆洗手仪式,也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换成个无名之辈,人家管你是金盆洗手还是银盆洗手呢。
 
    而且青龙会的杀手虽然是整个江湖当中最强的,但价格可也是最贵的,眼下青龙会出动了多少杀手?
 
    在场对天罪分舵有些了解的人已经数了起来,其中有最近声名鹊起,位列龙虎榜的‘血魔’楚休。
 
    还有在楚休之前便在天罪分舵内凶名赫赫的‘残剑’雁不归和唐牙。
 
    而且鬼手王、火奴、狼王三人虽然名声不显,但能在自己的面具上留下印记的,那可都是青龙会的精英杀手,这点他们也是知道的。
 
    除了这些人外,在场可是还有着近百名青龙会的杀手,这么大的阵势,怕是连整个青龙会的天罪分舵都给搬来了!
 
    下方的人面色各异,路游等人也都是露出了一副看热闹的神色,特别是路游,他直接拿出一个小本子还有一只细笔来,兴奋的在上面记录着什么。
 
    今天他只是前来凑热闹的,没想到却是平白捡了一个大新闻!
 
    其他人的心态也跟路游等人差不多,就算是有些人敬重姚南谦的为人,也没人敢在这时候跳出来主持什么公道去。
 
    此时场中,寻常人面对这种情况怕是早就吓傻了,不过姚南谦也算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存在,面对着眼前一众青龙会的杀手他也是依旧有着底气。
 
    “青龙会虽然是杀手组织,但也一样是江湖宗门,这规矩怎么也是要讲一下的吧?
 
    老夫都已经决定要金盆洗手,退出江湖了,诸位还想要苦苦相逼吗?”
 
    楚休冷笑了两声道:“今日我青龙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姚老爷子心中还没点数吗?
 
    想要退出江湖,那好,把以往的恩怨都了结了,那自然可以安安稳稳的退出江湖。
 
    我青龙会今天就是帮人了结恩怨来的,接下这一局不死,到时候你想用什么盆来洗手我青龙会也是不会管的。”
 
    这时站在姚南谦身旁的恒善禅师站出来,双手合十,口诵了一声佛号道:“青龙会有青龙会的规矩,这点老衲知道,但青龙会自然也是有拒绝任务的权力的。
 
    诸位,今日是姚兄的金盆洗手仪式,你们青龙会却是如此苦苦相逼,难道就不怕引起众怒吗?到底是这个任务的酬劳重要,还是引起燕东武林的众怒重要,相信你们自己会衡量的。”
 
    楚休挑了挑眉毛,这老和尚一张嘴就把他们青龙会推到了燕东武林的对立面,当和尚的都是这么能说?
 
    楚休环视一周,对着其他人拱拱手道:“诸位,青龙会的规矩你们知道,青龙会是一把剑,谁花钱,这把剑便帮谁杀人。
 
    在这个江湖上厮混了几十年的能有什么善人?反正我是不相信的。
 
    姚南谦结下了因果,现在有人花了大价钱找我青龙会来还这一份因果,合情合理,所以还请诸位不要插手。
 
    青龙会的规矩是没人出钱不杀无辜之人,但若是有人妨碍青龙会杀人,那青龙会也不介意先杀的了他们!”
 
    此言一出,在场的众人面色便有些微变,这青龙会的杀手也未免太过嚣张了一些,竟然当着在场众人的面威胁他们。
 
    不过威胁归威胁,青龙会的威势在这里摆着,谁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帮着姚南谦反抗青龙会,那根本就跟找死一样,而那些有实力跟青龙会叫板的,跟姚南谦的关系也没好到这种程度。
 
    那些大派的弟子直接离席,走到了一旁,表示自己不想插手这件事情。
 
    他们前来参加姚南谦的金盆洗手仪式只是出于面子问题,毕竟姚南谦在燕东武林的名声不错。
 
    但实际上他们跟姚南谦也没有利益关系,一个都要金盆洗手的人了,还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好处?
 
    随着这些大派的人一动,其他人大部分的人对视一眼,也都站到了一旁去。
 
    那军方出身的项未央没有动地方,但也没有站出来去帮姚南谦说话,他的眼中反而是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趣的神色。
 
    北燕朝廷跟江湖昔日多有合作,但那是从前来了,特别是最近这几年,江湖上的这些人有些闹的有些过分,竟然有种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的趋势,北燕朝廷这可不能不管了。
 
    所以现在无论是姚南谦这边还是青龙会这边,谁死了他都不会在意,顶天就算是看一场大戏而已。
 
    在青龙会的气势威逼之下,大部分的武者都选择了中立,不掺合此事,只有几十名昔日曾经受过姚南谦恩惠的散修武者站在姚家庄这边,愿意跟姚南谦共存亡。
 
    灵剑派那三名外罡境的武者冷哼了一声,站出来道:“青龙会的诸位,你们这般做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有没有把我灵剑派放在眼中?
 
    姚师叔就算是已经决定金盆洗手,那也是依旧是我灵剑派的人,我灵剑派今日若是放任你们杀了姚师叔,我灵剑派的脸往哪儿放?”
 
    他们三人虽然不是姚南谦的弟子,但昔日在灵剑派内,却是都靠姚南谦提拔这才能走到现在这般地位的。
 
    现在他们无论是因为真心感激姚南谦也罢,还是纯粹不想被其他人说成忘恩负义也好,反正无论如何他们也是要站出来的。
 
    楚休淡淡道:“别一口一个灵剑派的,姚南谦跟你们灵剑派之人那点事情谁不知道?
 
    灵剑派若是真把姚南谦当成是自己人,这金盆洗手仪式为何不在灵剑派举行,非要在姚家庄举行?而且你们灵剑派的林掌门为何也没有露面?
 
    林掌门顾忌着面子不好报昔日之仇,那今日青龙会便帮他们一起报了,说不定林掌门还会暗地里感谢我们呢!”
 
    话音落下,楚休直接一挥手,厉喝道:“动手!”
 
    天罪舵主让他来当这次任务的指挥者,其实也没什么好布局的。
 
    一番话下来,究竟有谁会站在姚南谦这边,又有谁会选择作壁上观其实都已经一清二楚了,青龙会的人只管杀就是了。
 
    其实在场会帮着姚南谦的人跟楚休估算的差不多,并没有多少。
 
    楚休唯一没算到的就是那金华寺的恒善禅师,他跟姚南谦的关系竟然会如此紧密,在面对青龙会时也愿意为他出头。
 
    不过也还好,姚南谦和那恒善禅师已经老朽,真正棘手就只有那灵剑派的三名外罡境武者而已。
 
    他们三人乃是灵剑派四大剑首之一,顾名思义,乃是灵剑派当中的剑中魁首,虽然这个封号只是灵剑派自己所封的,但也证明了这三人在灵剑派内的地位。
 
    双方刚一交手,雁不归便直接对上了两名灵剑派的外罡境武者,而唐牙则是对上了姚南谦还有一名灵剑派的武者。
 
    楚休虽然是五级杀手,但实际上他还是内罡境,让他跟灵剑派那三名正值壮年的外罡境交手他可没有多大的把握,不过以现在他的实力,对付恒善禅师这么一个老和尚,楚休还是有着几分把握的。
 
    恒善禅师的金华寺在岱山郡武林的这些佛宗寺庙当中还是算比较出名的,恒善禅师的名气也是不小,喜欢提携后辈弟子,并且为人公正,周围一些武林势力之间若是出现了什么争夺,他都会去帮忙调节,不让双方变成生死搏杀。
 
    看着楚休,恒善禅师沉声道:“青龙会今日难道非要把事情做绝吗?”
 
    楚休摇摇头道:“不是我青龙会要把事情做绝,而是雇佣我们出手的雇主要把事情做绝,佛家不是最讲究因果的吗,姚南谦沾染上了因果,现在也该到还的时候了,合情合理不是吗?”
 
    恒善禅师口诵了一声佛号道:“既然你相信因果,那你可知道,你青龙会作为他人手中之刀,杀了多少无辜之人,手中又沾染了多少的鲜血和因果?现在回头,还有放下屠刀的机会。”
 
    楚休拔出自己手中的红袖刀,淡淡道:“禅师这是想要劝我放下屠刀,回头是岸?可惜啊,我回头就是死,我放下手中的刀,但想杀我的人却是不会放下他手中的剑。
 
    另外我也奉劝禅师你一句,你知道为什么须菩提禅院那里修苦禅,几十年不出关的和尚都比较长寿吗?不是因为他们武道佛法高超,而是他们不喜欢管闲事!”
 
    恒善禅师闭上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他的眼中却是爆发出了一股凌厉无比的锋芒来。
 
    “佛宗能劝人放下屠刀,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佛宗亦有金刚之怒!”
 
    话音落下,恒善禅师周身爆发出了一股刺目的金色罡气来,宽大的僧袍鼓荡,气势刚猛爆裂,金刚怒目,镇邪降魔!
 
    PS:项未央为书友LsLyy的角色
 
 
------------
 

欢迎转载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北京赛车全天定位计划-精准全天北京赛车计划 » 让他跟灵剑派那三名正值壮年的外罡境交手他可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